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新沪上八景之一,古镇枫泾,地处上海西南。历史上,她因地处吴越交汇之处,素有吴越名镇之称;如今,她与沪浙五区县交界,是上海通往西南各省的最重要的“西南门户”。枫泾为典型的江南水乡古镇。古镇周围水网遍布,镇区内河道纵横,桥梁有52座之多,现存最古的为元代致和桥,据今有近700年历史。

聆听

枫泾

秋雨声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2011.10.13聆听枫泾秋雨声shengguo

記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離休幹部的一次活動

    我的岳父是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的一名离休干部,局里对离休干部非常关心,经常家访、座谈、组织各种活动,甚至郊游或者去外地旅游。这次组织到金山枫泾古镇活动,一路上就体现无微不至的关心与实实在在的体贴。他们掌握老人的心思和老人的特点组织了这一次“枫泾古镇一日游”,确实是很不简单的。

    我这次有幸陪岳父大人一起参与这次“枫泾古镇一天游”。

吴越界

  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新沪上八景之一,古镇枫泾,地处上海西南。历史上,她因地处吴越交汇之处,素有吴越名镇之称;如今,她与沪浙五区县交界,是上海通往西南各省的最重要的“西南门户”。枫泾为典型的江南水乡古镇。古镇周围水网遍布,镇区内河道纵横,桥梁有52座之多,现存最古的为元代致和桥,据今有近700年历史。镇区规模宏大,全镇有29处街、坊,84条巷、弄。至今仍完好保存的有和平街、生产街、北大街、友好街四处古建筑物,总面积达48750平方米(不包括其他街区保存的古建筑物)。是上海地区现存规模较大保存完好的水乡古镇。

    通知是八点半到人民大道100号城市规划展示馆门前集合。我七点一刻到岳父家,与岳父一同走到马路口, 与上次完全两样,他坚持不要“打的”而要乘“地铁”,说这样快。我只好陪着拄着拐杖的我的岳父一起,缓缓向地铁2号娄山关站走去。

    7点35分我们进入满载上班乘客的车厢,三位美丽的女士同时站起,争先恐后地让位,我们真不好意思,我连忙道谢并且说:只要一个位子。她们不肯,硬是让我也坐在位子上。7点40分就到了“人民广场”。我们从9/10南京西路人民公园出口出来,8点到城市规划展示馆。人民广场到处飘扬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广场仍然处在国庆节日的喜气氛围中。

戴国强先生 干校洪校长 可亲的邵英老师 负责的老师 年轻的后生

    局里负责活动的仍是戴国强先生和干校洪校长,还有邵英老师等共5位。邵老师微笑着与我岳父打招呼、问长问短,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这次参加活动的老干部本来可能有18位多,可是两位早上发高烧,一位家人摔跤受伤,现在只有16位,比去年少了11位,加上陪伴家属4位,工作负责人员5位,连司机只有27位。

唠叨家常数来宝 车外的风景如风而过 唔呶喔哩 枫泾如画 在秋雨飘飘里留个影 学习不减当年......

    8点25分,我们乘上沪A89164面包车前往古镇,9点50分到了枫泾。天气预报有大雨,还好是阴雨霏霏,好像特地让人去体会“江南美景美如诗”的境界。

  枫泾,见得最多的就是桥了,人称“三步两座桥,一望十条港”。据说到清末,全镇桥梁有52座之多,现在还保留了十多座,历史最悠久的是南大街旁的致和桥,建于元代,古朴苍劲,桥身石缝长出了青苔,两头桥堍下都筑有石阶水码头。从桥上望去,两岸绿树翠丛,古屋河埠,前有虹桥平卧,后有石桥横跨,处处小桥流水人家。

  枫泾民风淳厚,崇尚耕读,注重教育和取仕,孕育出3名状元、56名进士、125名举人、235名文化名人(其中:100名知县、3名六部大臣和2名宰相)自唐代以来有历史记载的名人639人,真可谓是人才辈出,我的岳父和其他老同志一样仔细的看着......

  10点10分, 出了枫泾历史文化陈列馆,沿着300多米长的枫溪长廊漫步,一路映入眼帘的是以古旧民居和古桥、古街为特色的南镇景区。各类小吃名点汇集枫溪长廊小吃一条街。这里有枫泾古镇四宝:枫泾丁蹄、状元糕、天香豆腐干和金枫黄酒。雨下大了,人们沿着枫溪长廊一路北走......

  古长廊,当地最具人情味的江南水乡的典型建筑——长廊。这条长廊全长268米,是江南水乡现存的长廊中数一数二的。在长廊里侧是商店和民房,外沿是与上海、浙江、江苏等地相通的市河,它在古镇区全长1200米左右,是一条区级河道,水系主要来自浙江的天目山,河水流向黄浦江。长廊不仅美观而且实用,我们可以用两句话高度概括长廊的功效,那就是下雨不湿鞋,盛夏不撑伞,这给当地的居民和游客带来了很多的方便。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只能关照这些年老体弱的老人在古长廊两侧的木凳上坐着,他们一边聆听四周的秋雨声,一边促膝交谈,一边欣赏眼前入画的美丽景色。 雨静悄悄地只有一点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绵绵秋雨不紧不慢地落到小河里,在水面中溅起一个个圆圆。细密的雨丝在天地间也织起一张灰蒙蒙的幔帐。老同志不图其他,知足在一起问寒问暖。

    原本要到“人民公社”参观。考虑老同志的体力,加上天雨路滑,就取消到“人民公社”参观,而直接乘车到X楼酒家,大家坐在一起唠唠家常、叙叙旧。

    这些老同志对“人民公社”很了解,在我国历史上,人民公社是绝对不可漏写的一段历史,人民公社早在文革前就开始出台了,当时全国乡村都成立了人民公社,人民公社把工、农、商、学、兵结合在一起,在当时既是政府(相当于现在的乡政府,凡是乡政府的职能它都具备)又是社会组织(有机关学校医院商店),在组织机构设置上,人民公社设党委会和社委会,实行政社合一。党委会下设组织部、宣传部、武装部、共青团、妇联会;社委会设有工业、农业、林牧、财经、供销服务、文教卫生、福利办公室等组织。在公社委员会领导下,设生产大队和生产小队。人民公社还同时担当着企业性质的功能,要安排种地计划乃至管到具体一个家庭的生活细节,如生老病死都归人民公社管,因此人民公社权力很大。据博物馆介绍,人民公社实行的是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即实行每天打钟统一出工,统一收工,生产小队下还设排、班等小组形式,生产上集中人力、财力、物力搞大兵团作战,生活集体化主要是体现在大办公共食堂、大办幼儿园、托儿所、敬老院、幸福院等。其中作为人民公社化运动新生事物的公共食堂更是在短时间内骤然兴起,农民吃饭不要钱,家里实行的是供给制,一时间好象共产主义马上要实现了,农民们吃起了名副其实的大锅饭。现在来看这个不好,而导致了三年后的全国性大饥荒,这个血的教训现在在公社博物馆有记载。不管怎么说,人民公社是可以高度集合人力物力搞大规模的水利建设,但更为明显就是抹杀了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强调的是统一和平均主义。

    12:50分左右,乘车返回,局里为每一个老同志送上枫泾土特产。

    期盼来年再见!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