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怀的岁月

 五三居委存慧

  是的,六十年前,中国军民同仇敌忾,浴血奋战,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不能忘记战争所带来的惨痛,更要珍惜现在和平的环境。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我和父母不住在一起,但都在仙霞地区。每天晚饭后,我都会当作散步一样,去看看二老,父母现年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岁月的沧桑在他们我的脸上刻下了道道痕迹。母亲很勤快,整日忙碌着。父亲则好象永远是一种姿势,坐在写字桌前神情专注,脸上戴着老花镜,手里拿着放大镜,一盏节能台灯开得亮亮的,一摞摞报纸、杂志整整齐齐地堆放着,有棱有角。《解放日报》《新民晚报》《老年报》《仙霞家苑》《长宁时报》《支部生活》《求是》等等,这就是老爸的习惯,每天读报的时间安排有序,象上课一样准时。看着两位老人,我觉得是那么慈祥,

那么和谐,那么温馨,那么幸福!

  那天我出门略晚,蒙蒙细雨飘在额上,风微微的吹来,感觉有点凉意。小区的道路上晃动着婆娑树影,几分钟后,就到了父母家。门虚掩着,我知道二老可能有点等急了,忙解释着,不经意间瞥见报上大标题《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便用调皮的口吻对老爸说道:老革命,感触一定很深噢!

  “嗳,时间真快,抗战胜利已六十年了,有些事还真的不想提起,但想忘也不容易!”颇有感慨,好象套用的是哪一句歌词。母亲在一旁也插话:“那时侯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现在的人不可能弄明白!”以前我也曾

听说父母回忆过一些,现在可能是担任居委的文教,一种责任感使我特别用心去倾听那个年代的故事。

  我父母的老家在山东沂蒙山,1944年结婚,那时热血青年踊跃参军,“妻子送郎上战场”、“父母送儿上前线”的事例甚多。父亲那年18岁,正值血气方刚,入党参军,告别新婚的妻子上了前线。先在部队担任通讯员,为部队首长送信,也历尽了生死考验。有一次,父亲骑马执行任务,来到山下时,正碰上一放羊的老乡,老乡对着他大声高喊:同志啊,前面有鬼子,你千万别过去!父亲明白,这是一封非常重要的密件,宁可掉脑袋也不可丢了信,便立即调过身,想另辟线路,就在此时,被鬼子发现了,鬼子架起机枪,子弹就嗖嗖的飞了过来。父亲回忆说:当时已顾不了那么多,只能双腿奋力一蹬,狠命的拽住缰绳飞跑……,终于冲出险地,最后胜利完成任务。至今想起来,内心还在感谢那位救命的老乡,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父亲。后来父亲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转战南北,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立过多次战功,担任过排长、连长、营参谋长,参加过多次战役,其中有重大意义的淮海战役、渡江战役。

  当时,父亲的家族在当地属于中等,男人念私塾、耕种,女人操持家务,以前的日子很安宁。但后来日本侵略者来到这个小村庄,境况就不同了。全村的人坚决反对给日本人给养,这些侵略者就变本加厉地疯狂袭击村民。母亲感慨的说道:父亲当兵在外,她在家带孩子很艰难,每晚都是和衣睡觉,双腿用绑带紧绑着,床前系好的包袱里放着煎饼、花生等备用粮,听到嘭!...!…嘭!的枪声,就会立即爬起,抓起包袱,抱上孩子,赶着毛驴,夺命似的往山里逃,村里一片狼籍。年轻的媳妇临走不忘抓一把炉灰往脸上抹,把自己打扮的丑陋无比,以防鬼子的居心叵测。村子离山洞有四、五十里路,一夜走下来,腿脚又肿又胀,疼痛难忍,在山里住上几天,待风声过后再回去。有一次回到家,只见父母结婚时置办的衣被、家具等全部化为灰烬,床上还留下一滩血迹,据说是鬼子伤号住在这里,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一直折腾到鬼子投降。

  细细的叙述中,两位老人不时还唱起了那时的歌曲,由于年代久远,不很连贯,我也没记下来,只觉得沂蒙山小调蛮好听的,但还是觉得有点凄然、悲凉,悠悠的飘向窗外。父亲说,战争是残酷的,子弹是不长眼睛的。女儿,我们今天坐在这里谈话,是幸运的。你知道我的战友倒下的有多少吗?那些都是多么年轻的生命啊!你能理解“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真正的含义吗?我近距离的看着父母,忽然觉得眼睛有点潮湿,目光渐渐移向窗外……

  是的,六十年前,中国军民同仇敌忾,浴血奋战,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不能忘记战争所带来的惨痛,更要珍惜现在和平的环境。

  很晚了,走在回家的路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凉凉爽爽的。先前下着的细雨也不知何时停的,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周围更显得清澈安谧。我默默地从心里祝福:爸爸、妈妈,健康长寿!

 

 

 2005.6.10

 

        返回赵存慧文笔天地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