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中国式过马路”的出现,折射出了一系列社会管理的问题,同时,也对如何提高民族素质,建立良好社会文明,提升社会管理水平提出了新要求。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也谈“中国式过马路”

 

赵存慧 2013.4.12

 

  新闻里说,北京将对“中国式过马路”进行整治的消息。何谓“中国式过马路”?解释为:与红绿灯无关, 在路口凑够一拨人就走。其实,独自闯红灯的也不在少数。

    有一次,我开电瓶车,红灯亮起,一拨人停在路口。此时,一中年男人驾助动车从后面窜上去,车上绑着塑钢材料,长长的,大半截还拖在地上。只见他先是丢一烟头,随后吐一口浓痰,接着快速直奔对面红灯而去。几秒钟的时间里竟然做出了三个不文明的举动,静候绿灯的人群里突然有人说了一句“他以为是行驶在农村广阔的田野里啊!”正当笑侃时,只听得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吱!”,原来右方开来的一辆大众轿车差点撞上他,还好司机反应快,不然的话,后果不敢想象。但见那位仁兄并不紧张,“S”形一绕,扬长而去。

我以前工作时,每年寒暑假要带学生去国内外参加冬、夏令营活动。确实,国内穿红灯现象相当严重,以至于我们都无法跟小朋友解释。记得有个孩子说过:我知道穿红灯很危险,但是我妈妈说“人家都过去了,我们等在这里像戆度一样!”在国外,红灯就是禁令。红灯亮起时,没有一个人敢越“雷池”,都自觉的站在马路两旁,绿灯亮起时,才快步穿越斑马线。在中国,有种怪现象:开车的怕骑车的,骑车的怕走路的。

  随着改革开放,很多外国人来到中国工作。这些人在自己国家很遵守交通规则,但是来到中国,也会发生改变,经常看到一些外国人穿越红灯。记得有篇报道,一日本人说“我来到中国,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穿红灯。”常言说“环境改变人”,他们很快“入乡随俗”,适应环境能力倒是很强。国内很多城市的马路边站着穿制服的“交通协管员”,手里挥着小旗,嘴里吹着哨子,很尽责的工作,不论是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头,为这个城市的交通安全辛勤付出,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但也有个别“制服”不太注意自己的形象,一旦不在岗位上,他们骑着自行车,照样穿越红灯,看着真叫人心里不是滋味。

  几年前,我曾听过一个“做文明市民”的讲座,授课者是上海市读书指导办公室的刘老师,他在会上透露了这样一个情节。一国外友好城市的副市长来上海考察,见很多上海人对红灯熟视无睹,我行我素,感到很惊讶,就问陪同他的某副市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穿红灯?”这位上海副市长的回答也很雷人“我们上海人过马路是看情况的,什么样的红灯可以过,什么样的红灯是不可以过”。 令人乍舌的回答把外国市长搞得云里雾里分不清“红灯就是停止的信号,怎么还分为能过的红灯和不能过的红灯,Why?”看来我们的副市长也很无奈,“中国式过马路”令他头晕。

  整治“中国式过马路”已经到了非常必要的时刻。据交通网统计,2012110月,全国因为闯红灯造成的人员伤亡事故有4200多起,其中798人死亡。这一起起交通悲剧的发生,这一条条鲜活生命的离去,使得多少个家庭为此而支离破碎、悲痛欲绝?我经常会不时的想到这些问题:为何有那么多的人漠视生命闯红灯?是法制观念淡薄?是情绪浮躁?是自身素质差?还是宣传力度不够?……

遵守交通规则,是一个国际大都市文明程度的体现,也是我们每个市民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我们需要的是长治久安,出行安全。希望通过整治,人人树立安全意识,杜绝不文明现象。从我们自身做起,从孩子们的教育做起,让耳熟能详的“红灯停,绿灯行”深入人心,为实现美丽中国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返回赵存慧文笔天地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