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回忆文章

  人生中充满着回忆的影子,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让我们的生命丰富了起来。人们在欢笑中回忆,在静默中回忆;在风雨中回忆,在彩虹下回忆——好好品味一番!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捧着一颗心来 不带半根草去

 

 

 

 

美好的思念 深沉的回忆 叶茂英校长 捧着一颗心来 不带半根草去
有关附中史料 难忘的预科 永远的怀念 同济大学附属中学校友分会成立

 

 

 

美好的思念 深沉的回忆

 

  无花果"不开花"就结果,它不需要人们特意的照顾,也不管天旱地瘦,它都能生长结果。它就像我们的老师,默默无闻在教育事业上耕耘;它就像我们的爸爸妈妈,为了祖国、为了我们,日夜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辛劳!

  我们要像无花果那样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

  世界是美好的,思念是常有的 。

  用深沉与欢快 ,去回忆美好。

  用激情和努力,去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

 

  我离不开学校,离不开学生。

  你们毕业以后,要永远记住,把自己像俄文三十三个字母中 的я一样,放在最后一位。

叶茂英 (一九一二——一九六七)

 

 

好校长!我们永远怀恋您!
 
 
返回页首

 

 


 

 

 

叶懋英校长

19121967

 

 

  叶懋英,女,江苏扬州人。民国27年(1938年)毕业于大同大学数学系,先后任教于宁波效实中学上海分校、澄衷中学等校。是著名的数学教师。1951年从事工农教育,1954年起,先后任同济大学附设工农速成中学副教导主任,工农预科副主任、主任。她怀着深厚的阶级感情,深入了解这些只读过几年书,有的甚至刚过扫盲关的学生的实际情况,针对性地钻研教材,经常备课至深夜。她以满腔热情帮助工农学生克服学习中的各种困难。她一次次苦口婆心地教导,学生无不佩服她,尊敬她,愿意和她谈心里话。19569月参加中国共产党。由于她在教育事业作出优异的成绩,从1956年起,先后获得市优秀教师、市先进工作者等称号;两次被选为市人民代表。她是上海市最早的中学特级教师之一。

  1963年任同济附中校长时,她把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坚持德智体全面发展,关心学生的学习、思想、情绪等各方面情况。她对教师也是全面关怀,热情亲切。当教师们带学生下乡劳动后,她就到各个教师家去关心了解,并帮助解决困难。然后赶到农村劳动点,告诉教师们各个家庭情况,使之安心。

  文化大革命中,叶懋英被加上莫须有罪名。她终生未嫁。当灾难临头时,她正气凛然地说:反正我一个人过日子,没有什么事牵挂,所有罪名就让我一个人承担吧!”“我相信党,相信人民,终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196763日,她含冤离开了人间。197810月,同济大学党委会为叶懋英平反昭雪。并作出公正评价:叶懋英同志把毕生的精力和智慧献给了党和教育事业,她是我党的好党员、好教师、好干部。”199215日,在同济大学内建成了纪念叶懋英的师魂苑。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返回页首

 

 


 

 

 

捧着一颗心来 不带半根草去

怀念叶懋英校长关爱师生二、三事
作者:许鹤鑫 汪传绪


    在这特别的日子里,我们500余位师生从四面八方相聚到一起,隆重举行庆祝同济大学校庆101周年暨庆祝同济工农预科成立50周年。50年前,同学们都是一批朝气蓬勃的初中毕业生,先后被送进同济大学工农预科培养二年,毕业后升入各高等学校进行深造成为未来人才。当时我们师生都肩负着建设新中国的神圣使命,怀着同一个目标而努力奋斗。50年是半个世纪,弹指一挥,岁月易逝,物换星移,人事沧桑,过去年轻的学子,如今很多年已步入花甲之年,事业上也众多建树,受到党和政府的重用,我们的老师这一辈,也从当时的中年人或年轻小伙,已成古稀、耄耋老人,师生都变了,有的变的几乎相逢不相识。母校也大变样了,但50年来,我们师生对老校长、好校长叶懋英老师崇敬之情始终没有变,我们越发怀念她、敬重她。她是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出色的人民教师。
  叶校长,人人从心底里称她是教师的楷模,学生的慈母。略举几例说明。有一年春天,突然有8位学生患上脑膜炎,叶校长心急如焚,立即召集班主任开会研究措施。她自己深入宿舍,组织员工每天到宿舍消毒,开门开窗通风。只要发现同学躺在床上,会立即组织员工送到校卫生科检查。由于叶校长重视负责,病情没有进一步蔓延,这8位同学后来也痊愈,没有一个留下后遗症。
  有一年高考,考场在复旦大学附中,叶校长为了让考生有更多的时间休息,便请炊事员把饭菜送到考场。当时还有部分同学回宿舍休息,叶校长又花自己的钱买了冷饮请学生吃,还安排炊事员烧了绿豆汤送到考场给学生消暑降温。她处处关爱学生,学生亲热地称她是学生的“慈母”。
  叶校长不仅关怀学生,对教职工也是关怀备至。每年暑假叶校长总是考虑让老师有一个好的休养去处,积极争取名额,热情安排,处处关心别人,唯独不考虑她自己。叶校长对教工家庭也是主动关心,照顾,谁家孩子多、负担重,谁家爱人无工作,经济收入少都会主动给予帮助解决。有位教师家庭困难,已30余岁,还没有像样的御寒的绒线衣,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当时国家发下计划票,她就主动给了对方,对方牢记了一辈子。可是在“四人帮”横行的年代,人妖颠倒,里外不分。运动一开始,便对她进行残酷的迫害,叶校长不明不白含冤致死。今天,我们在此庆祝工农预科成立50周年,难平心头的悲愤,也更加怀念叶校长。她的一生可以引用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一句名言来形容: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她视教育工作为生命的崇高精神,永远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返回页首

 

 


 

 

 

附中史料

 

《同济大学百年志(1907——2007)》中有关同济大学附属中学的史料

殷之俊

 

    近日,笔者从上海图书馆借阅由周家伦、万钢任编委会主任的《同济大学百年志(1907——2007)》,发现内中有不少有关同济大学附属中学的权威性史料。笔者稍加编辑,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一、  概况

    解放后,同济大学附属中学经过了工农速成中学——工农预科——附中3个阶段,是人民政府创办的新型学校。

    1954年8月,同济大学根据华东教育部的决定,以华东速成实验学校为基础,正式成立同济大学附属工农速成中学。同济大学领导其党、政工作,上海市教育局领导其教育工作,并负责其经费师资配备工作。教室在“一·二九”大楼,学生宿舍在西南楼。工农速成中学是党的教育向工农开门方针的产物,直接从工农干部中培养工人阶级的知识分子,因而在师资和教育设备方面都是一流的,教师是从全市优秀的中学教师中抽调来的。1956年第一次定级时,一级教师就有叶懋英、王定华、赵绂章、王栖霞和陈汉民等5人。大部分教师都是二、三、四级。而叶懋英后来又是上海市第一批3位特级教师之一。体育及俄语都由大学部派教师任教。物理、化学、生物实验设施齐备。图书、杂志约10万册,另有《二十四史》一整套。

    1958年8月,经上海市高教局、教育局同意,同济工农速成中学改为同济工农预科。面向市、区、县招收应届初中毕业的优秀工农子弟、革命干部子弟,学制两年,优秀年者直升大学。工农预科仍由同济大学和上海市教育局双重领导。

1963年1月,根据上海高教局、教育局联合通知,同济大学工农预科改为同济大学附属中学,附中党、政工作仍由同济大学领导,教学业务、招生、财务由上海市教育局领导。学制为3年,向全市招收初中毕业生,毕业后参加高校招生考试。附中则在预科基础上增设英语、生物及历史课。1968年,学校招收附近小学毕业生,建立4个初中班。1969年,杨浦区将其中两个班级划归虹口区四平中学,同时调去4名教师,其余初中学生转至本区附近中学。同年,高中学生大部分上山下乡,少数留沪安排,学校已无学生。

    同济大学副校长徐文兼管附中工作。附中校长叶懋英,副校长张家祚(兼教导主任)、张茂明,副教导主任王庭华、谢约。附中党组织为同济大学党委直属支部,张华任书记,团总支由同济大学团委领导。

    1963—1965年,附中每年招生5个班,220名学生。附中学生大多数是劳动人民子弟,家庭经济困难可享受不同等级的助学金。附中每届毕业生均有一大批考取同济。

    1966年5月,学校“文化大革命”开始,停课搞运动。

    1967一l968年,军宣队、工宣队分驻附中。1968年,附中工作改由杨浦区教卫组领导,区工宣队也进驻附中。

    1970年3月,附中被宣告解散,教职工被分配到杨浦区40余所中学工作。图书、仪器亦被分割给杨浦区部分学校。

二、“全面关心,全面发展”的校风

    “全面关心,全面发展”是附中的校风。这在工农速中时就提出,后在工农预科和附中时进一步发展,形成良好的教风和学风。

    工农要掌握科学文化知识,成长为工人阶级知识分子,为社会主义祖国的现代化服务,这个培养目标指导着学校的各项工作,贯串在思想政治工作之中。

    教师全面关心学生.引导他们在德、智、体、劳等方面发展成长。教师视学生如同子女,学生视教师如同自己的家长。

    德育方面,行政和党、团领导,教导处、班主任、政治教师是思想政治工作的骨干力量,对学生进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基本理论教育、时事政策教育、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教育,同时教师以身作则,严于律己,努力将思想工作渗透在教学中。

    智育方面,因材施教,针对学生的特点进行备课,课堂上深入浅出讲解,启发引导思考,并注意培养学生自学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对困难学生,课后耐心细致地个别辅导。

    身体健康方面,经常教育学生正确认识和处理好德、智、体的关系,针对成人与青少年的不同条件,精心设计体育课,并组织早锻炼和课外活动,学校领导亲自深入抓体育工作,以至附中时,校长被誉为“体育校长”。校领导和教师还深入食堂了解伙食营养,深入学生宿舍了解学生起居卫生情况。教师轮流住学生宿舍值班,先学生而起,后学生而寝,对家庭有经济困难的学生,冬天借棉被,夏天借蚊帐,教育学生防病治病,对学生进行视力、寄生虫病普查。在流行病发作时,及时采取预防和治疗措施。

    劳动方面,经常组织学生参加爱国卫生等公益劳动,每年“三秋”、“三夏”去农村劳动,师生同吃、同住、同劳动。学生力求自己在德、智、体、劳等方面得到全面发展,全面提高。

三、叶懋英与“师魂苑”

    同济校园内有一个“师魂苑”。在南楼东面的绿地上,入口处有一块师魂石,并有一块磐石矗立在暗红色的花岗石平台上,右上刻着教育家陶行知的名言:“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左边刻着“怀念叶懋英老师”。平台左边还留着一双脚印,象征着她一生走过的里程。这是她的学生和同事集资并在同济党政领导支持下于1992年1月建成的。

  叶懋英是江苏扬州人,毕业于扬州中学和上海大同大学。解放前她就是上海知名的数学教师。1952年,被选调到华东速成实验学校任教。1954年进同济大学工农速成中学,历任速成中学副教导主任、预科主任、附中校长。1956年加人中国共产党。先后两次当选为上海市人大代表,两次被评为上海市优秀教师,又曾被评为上海市先进工作者和上海市“三八”红旗手。

    她一生没结婚,把全部的爱倾注在党的教育事业上,倾注在学生身上。她没有家,学校就是她的家;没有子女,学生就是她的子女。她说:“我的一切来自工农,应该还给工农。”她坚决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虚心向工农干部学习。她常备课到深夜,仔细分析每个学生的特点,因材施教,耐心辅导,循循善诱。早看锻炼,夜访宿舍,不分昼夜,不分节假日,关心学生学习、思想、身体、生活。学生说:“她既是严师,又是慈母”。对教师也是以身作则,关心人微,严格要求。她得到每一个学生、同事的敬爱,成为一代教师楷模。

   “文化大革命”中,她深受迫害。1967年6月3日,含冤离世。1978年10月,同济大学党委为她平反昭雪。“师魂苑”是为她留下永远的“纪念碑”。2000年,同济大学校长吴启迪在庆祝教师节大会上讲:“那块叫‘师魂’的纪念石是一个最值得我们流连的地方。……我们每个老师都要常常想一想自己肩上的使命和责任,经常去瞻仰一下我们那一块师魂纪念石,努力做一个合格的老师。”

2009.10.27

 
返回页首

 

 


 

 

 

难忘的预科 永远的怀念

 

沈中其

  岁月荏苒,光阴如箭飞逝而去,一眨眼,人生五十年就悄悄地从我们身边溜走了。回首往事,特别是上世纪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〇年的二年,我在同济大学工农预科的求学生活,以及那许许多多生动活泼的经历,都历历在目。有些情景,还常常会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涌现和闪过:就像一部长纪录电影片一样,一幕一幕地从我的视线中跳跃着离去,让我进入了追忆的思潮之中,感到无比的欣慰和激动!

  我们这一代人都知道,1958年那是我们国家直入大跃进的年代。全国工农业形势一派大好,国民经济迅速发展,各条战线捷报飞传,各族人民都沉浸在喜气洋洋、奋发有为的海洋里,大家都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当时建设社会主义的热潮中。就在这大好的形势的激励下,教育战线上也出现了空前未有的大发展:为了改变解放前各高校那种旧教育体制垄断下的局面,党和国家领导做出了重大决策,那就是要从工人农民的队伍中,直接招收一批他们的子女进入高校学习。当时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就决定:在全市八所大学里设立工农预科。而在这大背景下,从上海市区到各郊县的每所中学的初中毕业生中,保送一批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并在二年毕业后,成绩优良还可以直送大学本科专业继续深造。这项措施的举动,大大改变了大学校园里的面貌,给当时的高等院校注入了一新鲜血液,也给高校的历史增添了光辉灿烂崭新的一页。

  非常幸运的是,那年的我,初中毕业后也有机会成了这队伍中的一员——我被保送进了同济大学工农预科学习,并被编入了三班,还当了班里的团支部书记。这段难忘的人生经历,胜过了我一生中任何一个生命时段的回忆。我清楚地记得,在短短的七百余天里,我所经历过的“寒窗苦读”,是学习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学革命实践活动。每当我想起同学之间那种充满着淳朴而深厚的像兄弟姐妹般的感情;每当我想起师生间那种非常融洽像和谐家庭般的亲情;我总觉得现在还处在那种幸福的回味之中……对于这方面的感受,我们每个预科师生都有自己深切的体会。特别是我们的预科主任叶懋英老师,她那慈祥的笑脸,她那慈母般的深情和对学生的无微不至的关怀都永远地铭刻在我们每一个预科学生的心中,她就是一座心灵的丰碑。虽然她离我们远去已四十余年了,但我们仍念念不忘地怀念着她,仍然感到她还好像活着,她那亲切而光辉的形象继续在激励着我们不断向前。我们三班王连根同学,只要一提起叶主任就会激动万分。因为他直接接受过叶懋英老师的亲切而特别的照顾,所以一直以来都感激不尽。他说,“回想起六〇年初,我突犯风湿性关节炎而无法行走,在同济卫生所住了一个月,心情十分沉重和焦急。因为离毕业只有几个月了。就在这关键时刻,叶老师就像救星一样出现了,她经常来看望我,嘘寒问暖关心我、鼓励我,使我感到非常温暖,对战胜疾病增强了信心。”由于叶主任像亲人一样看望照顾他,鼓励他,病愈后其他各课老师和班主任还替他专门补课跟上教学进度,而班里的同学们又伸出援助之手帮他洗衣洗物,帮他整理课堂笔记,他顺利通过各课考试及时毕业。对这一段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的深情厚谊和亲人如家人的关爱,王连根同学一直念念不忘常记心中。王连根同学这些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正是代表了我们每个预科学生永远怀念叶懋英老师的心情,我们将永远牢记她那恩师的形象!

  如今,虽然五十年已过去了,但是只要我一想起这段令人无限感慨的历史,我就会感到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在同济预科激情燃烧的青年时代,并且它一直在激励我不断向前。正因为如此,我会自然而然地怀着种种眷恋的心情来到一二九大楼走走看看,默默地沉思。当我在周围徘徊时,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当年天真烂漫、纯洁而富有革命理想的年代,我会极力地追忆起那逝去的岁月和往事。对这幢充满着革命情谊的纪念大楼,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它曾经向我亲切地毫无保留地敞开过胸怀,并用知识哺育过我,让我在它的怀抱里成长。在我生命最重要的二年里,她曾经让我对生活充满着无限的希望和对知识的渴求。

  我走遍了大楼的每个角落,重温了一下当年预科的情景。我对每一间教室,每一个办公室和实验室,以及那个大礼堂怀有深情,对这里的每扇门和窗,每一只课桌,我又都是那么的熟悉和那么的亲切,总想再去摸一摸它,坐上一坐,重新体验一下那时求读时的滋味。我甚至会在大楼的走廊里伫立很久很久,思念之潮滚滚而来;我的耳际就会冒出毛泽东主席他老人家那些激动人心的诗句,诗曰:“……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 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这些诗句所描绘出的深远意境,与我们当时五十年代末在同济预科求学的情景有多么的相似呀,同样是处在忧国忧民和关心国家兴旺的年代,同样是具有“天下大事,匹夫有责”的抱负:同样都是在实际斗争中得到了锻炼,这是毫无疑义的。

  总之,以上点点滴滴对预科的回忆是永生难忘的,也是我为之永远怀念的。然而,话也得说回来,虽然已过去的灿烂辉煌的东西是难忘的,美好的,但是我想如今更美好的是三十年来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和祖国大地翻天覆地的变化,全国各族人民已经普遍过上了美好的小康生活,这是与五十年前是不能相比的。回忆过去,珍惜现在,更展望将来,我们这代人虽然已经步入了古稀老年之列,但我们一定会将自己一生最美好的回忆,永远久地珍藏在自己的心中,而且将怀念延伸至永远永远,直到生命的逝去……

(2008.09.30)

同济大学《同济报》

 
返回页首

 

 


 

 

 

同济大学附属中学校友会成立

 

发布单位:校友会  发布时间:2007-5-23 14:19:07

  5月19日上午阳光明媚,一大早,同济大学附属中学老校友们便从四面八方会聚到一·二九礼堂。老同学一见面,仿佛又回到了青春的岁月,欢声笑语连成一片。各届各班,呼朋引友,热闹非凡。

  9点半在庄严的国歌声中,“同济大学附属中学校友百年校庆暨附中校友分会成立大会”开始。赵建夫副校长莅临致词,对百年校史中,附中与大学同甘共苦,严谨求实,团结创新,为同济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欢迎校友们常回母校,继续献计出力。

  大会由副理事长王本阳同志主持,附中66届徐平分同学宣读了“同济附属中学校友分会”章程,校友会总会副秘书长干国华宣读了校友分会理事名单和正副理事长、正副秘书长名单。全场校友一致鼓掌通过,标志着同济附中、同济预科、同济速中三个校友分会走向联合,成了统一的分会。老师、学生代表也纷纷上台发言,同济一附中朱近之副校长代表一附中、二附中、七一中学致以祝贺。

  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吕美安在会上作了专题报告,介绍1907年同济附设德文预科以来,一百年的历史变迁与传承,引起了校友的极大兴趣。会上,校友们纷纷为校友基金会捐款,以帮助校友会开展工作。会后校友们在校园留影,参观校史馆,还去了嘉定校区观光,大家纷纷表示这是百年一遇的盛会,欢喜而来,兴奋而归。

  1954年至1970年,同济大学兴办过同济工农速成中学、工农预科附属中学,校址均在一二九大楼,校长都是叶懋英。

 
返回页首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