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九”礼堂的故事

发布单位:校友会  发布时间:2007-3-20 21:19:23

我们曾经在这里开会、听报告、看电影、文艺表演......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同济有个一二九礼堂,它规模并不大,造型也不大起眼,它却是同济近六十年来一幕幕大事件的舞台,是同济历史发展的见证。
    抗战后日本人占领上海,临近江湾机场的五角场一带是驻军区,兴建了一些营房及军官住宅,即现今的南京政治学院上海分院及空军上海基地一带,还包括国权路上复旦大学的原德庄、淞庄。北四川路一带原来就是日侨聚居地,这时占领者人口增加,为解决学生上学问题,1942年在位于虹口区与五角场中间的其美路(现四平路)的一片农田中,新建日本中学,设计者为日本人石本久治,在国定路平昌街新建日本小学,一二九礼堂就是日本中学的礼堂。1980年我在校外办工作时曾接待过一个横滨桥同学会的旅行团,是一群年过半百的当时居住在横浜桥地区在此上学的学生。
    抗战胜利,1946年,流亡八年的同济由四川李庄迁返上海,而原在吴淞的美丽校舍,在八.一三开战后几天就被日军炮火夷为平地,只好把工学院安排在日本中学,理学院安排在日本小学。一二九礼堂就成了工学院的礼堂兼饭厅,开始时是摆一些长方形桌子,两边有长条凳,可以坐着吃饭,后来桌子渐渐没有,吃饭时就把两条长凳叠起来,上面放几个菜碗,大家站着吃。一般是几个素菜,约一周加一碗荤菜,按四川的叫法是打牙祭。最差的时候是1947年反饥饿时期及1948年秋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时期,就只能吃青菜、萝卜干,有时还要抢饭
    1947年初,新的学生自治会在普选中产生,由进步同学领导,请来了当时上海的民主人士在这个礼堂演讲,记得的有茅盾讲访苏归来,还有施复亮,马序伦,张炯伯、李平心等。1947年3月29日在这礼堂举行晚会,到会演讲的有田汉、安娥( 田汉夫人)、洪深,还有臧克家山东口音的诗朗诵,国乐大师卫仲乐的琵琶,以及本校杨益言(《红岩》作者之一)的二胡独奏等。印象最深的是马寅初的讲演,他曾应复旦学生邀请去讲演,校方不让进校,他就在校门口讲演。他应自治会邀请来同济讲演,大约是在五.二○”前,那天这礼堂挤得水泄不通。他说:我是孙中山的信徒,我不是你蒋介石的国民党徒,现在的国民党是代表四大家族的,我们要的是民主、科学的中国,不是法西斯独裁的中国,他们抢杀李公仆、闻一多,我不怕死,我的棺材早已做好,我出门就准备回不了家,今天的会场上肯定有些监视我的特务,有种的你向我开枪。这时会场一片掌声。
    1947年5月20日是同济40周年校庆,前一天同济同学参加了上海市学生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大游行,并欢送代表去南京请愿,这天晚上在举行校庆晚会,传来南京发生镇压游行请愿学生惨案的消息,自治会代表报告后,会场响起一片抗议声,并决定罢课抗议。
    1947年底的救饥救寒运动,抗议英帝国主义九龙暴行的示威游行,都是同济的学生领的头,反动当局决心镇压,制定条例,企图取消民主自治会,开除民选的自治会负责人,同学们罢课抗议,在这礼堂举行晚会,上海各校队伍前来声援,我记得有复旦大学缪司社由司徒汉指挥的合唱团,他后来成为上海著名的合唱指挥家。
    1948年1月29日那天,自治会决定晋京请愿,队伍冲出校门后,即遭军警阻挡包围,交大、复旦等校的队伍前来汇合,下午三时,骑巡队开始冲杀,军警开始殴打捕人。同学们退回学校,在这礼堂举行集会,礼堂台上写着血债要用血来还的标语。晚上戴白钢盔的飞行堡垒(专门镇压工人学生的特警队)先冲入礼堂捕人,同学们手挽手高唱团结就是力量,高呼生要一齐生,死要一齐死,台上出现特务头子陈保泰(曾经担任过同济高职的训导长,解放后缴得的一份用十行纸写的上海数百学生的黑名单,下面都有他批注的枪毙、活埋等字。)他说:我是同济校友,再闹下去学校要解散了,快把自治会的负责人交出来(当时自治会负责人杜受百、何长城被地下党同志安排躲在礼堂后面电影放映间内)。同学们对之以一片嘘声,接着就是一批带警备袖章的军人及便衣来指认逮捕,一位女中学生被捉住长头发从地上拖出去,同学们一个个被拉出礼堂,寒风中一堆堆分开坐地上,周围是上了刺刀的军警,后来一个个押过礼堂边的过道,旁边站着一些戴罗宋帽蒙面只露出眼睛的特务,估计是校内的特务,被指认的立即被捕,走在我前面的有文学院的张彩珍(解放后曾任国家体委副主任)就被指认押上了囚车。这次惨案打伤近百人(交大的穆汉祥烈士被砍伤嘴唇,复旦的张渝民被马队踏伤),开除百余人,这就是同济大学校史中著名的一二九运动,后来礼堂就被命名为一二九礼堂。
    “一二九被镇压后,学运处于低潮,校内的反动组织在礼堂后台开了个松柏服务社,卖咖啡点心,同学们很少去,生意很淡,不久被工学院院长李国豪以违反校规勒令关闭,这也许是他1949年4.26”大搜捕时上黑名单的原因吧!
    1949年1月被镇压解散的学生自治会,在普选中重新产生,在礼堂举行成立庆祝晚会,上海大中学派过来参加会议的人很多,坐不下,把凳子全搬走,大家站着开会。复旦送的锦旗是石在,火种不灭,一中学送的锦旗写钢铁是这样炼成的。教授代表工学院院长李国豪致贺词,文学院院长郭绍虞代表送锦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演唱的歌是山那边,好地方……”,还表演延安歌舞兄妹开荒
    1949年6月25日,在这礼堂举行庆祝接管大会,上海人民政府副市长章悫宣布接管命令,宣布同济大学回到人民的怀抱。军代表杨西光讲话并宣布成立以夏坚白、李国豪、薛德育、翟立林等组成的校务委员会。1952年院系调整,为迎接建设高潮,扩大招生,一二九礼堂已不够用,新盖了一个全部用竹结构的也许是全国最大的大草棚,代替一二九礼堂开大会。1960年又新建了可容4000多人由俞载道、黄家骅等设计的网架结构的新礼堂,一二九礼堂只好退居为中小型会议的场所了。
     “文化大革命实际应为大革文化命的十年,这里也举行过一些批判会。曾有过考教授的会,台上站着的考生是几位名教授,如杨钦、王达时、冯纪忠、俞调梅、翟立林等,台下考官是戴红袖章的东方红战士,提出一些中学水平的或似是而非的问题,这几位教授均心领神会,恭谦的回答不会不懂不知道”……,引起考官及群众发出卑视的笑声,这种演出的目的为的是证明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最高指示,也证明排行第九的知识分子何等的臭。
     斗转星移,改革开放后,同济在两个转变的方针指引下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学生数万,校区五处。一二九大礼堂也经过了一些装修更新。2001年为迎接世界城市规划院校大会,进行了大规模的更新,除了保留原来日本人设计木构屋架外,屋顶、外型、内装修均有更新,安装了中央空调。7月11~15日60多个国家的600多位学者在此举行也许是同济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国际学术会议。
     1996年在这里举行过上海市青少年教育基地的挂牌仪式。
     2002年12月30日在此举行授予德国总理施罗德名誉博士学位的仪式。
     2004年10月11日法国总统希拉克在这里演讲,并在礼堂旁举行了中法文化中心及中法学院的奠基仪式。
     改革开放后,不少老校友回校,一二九礼堂是他们必去的圣地,在这里他们忘记了年龄,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代,引吭高歌当年的革命歌曲,1999年7月,当年地下党总支部书记乔石及夫人郁文回到久别的同济,在这里他回忆讲述一二九那天与上海地下党其他领导吴学谦、王光华、浦作等领导斗争的情景。
     “一二九礼堂在同济人心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

 

曾记否

我们在“一二九”大楼里度过了5年学习生活!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