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帧保存了近六十年的珍贵老照片

严 庄 许宝文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亲爱的同济附中1951届丙班的老同学们,你还记得他们吗?
许宝文

  数日前,我的电子邮箱收到了从上海发来的一张老照片,打开一看,思绪万千,照片中的一群天真烂漫的年轻人,现在早已满头白发,有的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张照片是罗惠君同学(现在在东北齐齐哈尔)的珍藏品。她收到了严庄同学寄给她的新通讯录以后,寄出来让我们大家共享的。然后,在薛秉铨、严和沈镇东的一次聚会上,决定请沈镇东用电子邮件发到北京的。我随即从电话中得知,据他们回忆这张照片是在1948年冬天在当时附中校舍博物馆的边上的飞行馆门前拍的。这大概是因为女同学的宿舍在那里的缘故吧!我对着照片一一辨认,认出了三分之二左右。经过与曹泛同学联系,他认出了除了一个人以外的所有人,令我十分高兴。又经过和上海联系,终于把所有照片上的人都辨认清楚了。这些同学中大概只有王冠群没有联系上以外,其他同学在新编的通讯录上都可以找到他们的下落。
  当然,我们全班同学中有几位并没有出现在照片上。可见这张照片是即兴的产物。但是女同学似乎全在场。我是在第二排的右边第二个,完全是一个小孩子的样子,真有意思!曹泛(原名曹正家)是在第一排左边的第二个。老同学!你能认出其他的人吗?我们这里有一张最终解读的名单。但是,我希望你先搜索以下自己的大脑储存器。然后再点击名单的链接来核实自己的记忆。网友们,你们能帮助我们找到王冠群(最后一排左边第一个)同学现在的下落吗?谢谢你了!


同济附中1951届丙班

 


回忆和说明
---严 庄(信)

  这张六十年前同学们合影的照片,是罗惠君同学经历文化大革命的劫难保存下来的。百年校庆,她因为要照顾病重的丈夫,没能来上海和大家相聚,但她仍思念着同学们,翻出了这张照片,再回忆回忆当时同学们的音容笑貌。前些日子,她把照片寄给了我,由沈镇东翻印了照片,并从网上传给了北京的许宝文,现已在许宝文的网页上发表了这张照片。
  48年冬天,国民党已处在风雨飘摇时光,学校里也很动荡,连期终考试都没有举行就要结束学期,这张照片就在大家即将分别时照的。那是一个上午的课间,大家拥坐在博物馆南门的台阶上,请一位高年级的同学为我们拍的。那天阳光和熙,大家都面向南方(飞行馆方向)。光线照得有点刺眼,有的低着头,有的有些眯眼。虽然是在仓促之间拍照片,但都很认真。那扇开着的窗,在照片中也很显眼,这是我们教室的南窗,透过这扇南窗,可以回想起四个月来同窗共读的教室里所经历的许多情景。紧靠那扇窗坐的有:姜景逸、王冠群、朱以诚,紧靠另一扇南窗坐着的是六位女将。中间第一排坐的是曹正家、俞树奎。前面就是讲桌了。金石言老师精辟的时事评述,就是在那张讲桌前讲的。孙时敏老师英语课,也是在那张讲桌前上的,她的亲切的话音,至今还能清晰地记起来,就在这间同窗共读的教室里,四个月来,除了学习生活外,还有那么多的趣闻、逸事,……。深深的同学友谊,正随着时间在增长。照片上大家拍得那么认真,也正反映大家都很珍重这惜别之情吧!
  照片显出六十年前,我们是那么年轻,大家都刚刚进入青年的行列。有几位还只能算是少年,曹正家搂着俞树奎不就是两个大孩子吗?就是许宝文也像躲在人背后的大娃娃。但是入学后四个月的经历是不平常的,进步思想的影响,国民党腐败,金园券灾难的现实教育,大家都懂得了许多,也成长了许多。
  这张照片上还有七位当时班里的同学没有照上,李培栋同学因病回家养病了。陶金华同学学期结尾时没有来校。其他五位是郑国焯、施济能、汪敏洁、吴浩成、蒋何人,家都在外地,是提前离校了,还是在收拾行李?
  六十年过去了,现在我们都是老爷爷老奶奶了,但是那个时代纯洁的友情还深深地埋藏在我们心中。照片上的22位同学,和先后在我们51届丙班的57位同学,有的己经作古,我们深深地怀念他们。有的同学至今还没有信息,你们在那里?我们惦念着你们!
 

  许宝文简历:

  1933年4月18日出生在上海,1945年春毕业于上海静安小学,1947年毕业于上海交通中学,在那里我开始参加进步学生运动,并在1946年10月参加地下党。1948年到1951年就读于当时的国立同济大学附属中学。毕业后,考入上海复旦大学数理系,曾经是复旦大学学生会的执委,负责群众文化工作部的工作。1952年秋,进入北京俄语专修学校的留苏预备班。1953年9月经组织安排,进入苏联莫斯科大学地

许宝文夫妇

质系学习地球物理探矿专业。1958年7月,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当时的地质部工作。以下是我参加地质工作后的主要经历。 1958年到1966年在地质部物探局石油处工作,主要从事地质系统石油物探的技术管理工作,经历了我国东部各大油区的物探普查勘探的组织管理。其中1964年起“文革”开始前后,我被派去参加3期社会主义教育的“四清”运动。“文革”开始后,于1969年下放黑龙江地质部的“五七”干校接受劳动锻炼。1970年由于江苏石油勘探工作的需要,我被派往江苏石油勘探指挥部工作。1974年江苏高邮地区石油勘探取得突破,江苏石油勘探工作发展很快,1975年,我被任命为江苏省石油指挥部的副指挥。1982年,调到北京,任地质矿产部石油地质海洋地质局局长。1987年被任命为地质矿产部副总工程师。1993年,退居二线,任地质矿产部高级科学技术研究咨询中心副主任,高级工程师并享有国务院的科技工作人员的特殊津贴。1988年至1990年期间,还曾兼任过地质矿产部国际合作司司长。 1998年,地质矿产部改建为国土资源部后,我是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的咨询委员。在社会活动方面是中国老科技工作者协会地矿分会的副会长。我曾荣幸地作为江苏省代表团的成员出席了中共第十二届代表大会。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