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默先生王西野

殷之俊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已故华东师大教授苏渊雷对王西野“渊默先生”的品评,是读了何满子先生口述自传《跋涉者》、《王西野<霜桐野屋书画集>序》一文才知道的。《庄子·在宥》;“尸居而龙见,渊默而雷声。”——看来寂然不动,实如龙一般活现;看来深沉静默,实如雷声一般震动。渊默,意谓深沉、不说话也。

    王西野八十画展,左四为邓云乡、左五为王西野、左六为田遨、右三为何满子 

    何满子先生说,王西野是他的老朋友,他们订交于上世纪50年代初,四十多年不算短,可是彼此间从未有过戏剧性的情节,真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然淡,但很默契,以致在风诡云谲的二十多年迅疾的世变中睽隔了二十多年以后,七八十年代之交重逢,好像隔绝了这一大段时间并不存在,无须诉说彼此相隔时的遭遇却能心领神会,我就把这种况味叫做“默契”。“他从不表露自己,我们同在一个学校任教,我却一直不知道他是专攻绘画艺术出身的,因为他教文学所表现的造诣只能让我认定他是攻文科专业而不疑。后来有一次,我同我们的共同友人已故的苏渊雷偶尔谈起这事,苏老给了西野兄一个品评:渊默。我以为很得神理。渊默的人是极少竞伎之心的,别说不动心于世俗的荣利,淡泊得连人世纷争也很少干预。我从未见过他感情冲动,更不说疾言厉色,但绝非冷漠或太上忘情什么的。这是一种更高境界的冲和,一往情深却含而不吐,不忤物而又绝非司马徽式的凡事连称好好。拟之于魏晋风度却又不伦,魏晋名士的气度多少带点矫饰,西野兄的温雅却是从性情中来。这点我深有体会。”

    何满子先生在他的口述自传《跋涉者》一书中,还讲了王西野夫人在“文革”中惨死的一个细节:“要吃午饭了,造反好汉怕她叫喊,竟脱下她的尼龙袜,塞在被绑着的她的嘴里,自顾自吃饭去了。她不能挣扎,口中的唾沫浸湿了尼龙袜,滑下咽喉,竟窒息而死。” 何满子先生就此发感叹说:“像王西野这样温良敛藏的人,‘文革’中也竟遭到如此的劫难,那时的人间何世,真可以不置一词了。”

    夜读至此,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作为“文革”中在同济附中的一个学生的我,感到不能沉默。满子先生说的“造反好汉”,指的就是我的同学,其中有我班的同学。当时,学校革委会怀疑王西野是漏网地主分子,将其隔离审查。王不堪折磨,“越监”逃回苏州。为了抓王,学校革委会专案组多次派人去苏州,王没抓到,王的夫人“地主婆”却惨遭迫害而死。事隔四十多年,重提此事,自然有一个“谁之罪”的问题需要进行历史拷问。近日校友楼伟林在致笔者的一封短信中说:“在文革中我们高三(五)班对王老师是保护有加的,清队运动中我们是没办法了,他心里很清楚。”这是真话。在那个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年代,谁“狗胆包天”为“地主分子”说句话,就会被揪出来示众。还有,彼时“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主流思想”确实蒙蔽了许多人,特别是我们这些年幼无知、血气方刚、不懂政治的学生,以致于有人无法无天、动手打人。

    我思索:如果那天我在苏州王西野家,会不会动手呢?也许会,也许不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绝不会站出来阻止所谓的“革命行动”,因为我的“阶级斗争觉悟”不比别人低。

   “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今天重提此事,我们不仅要向王西野先生的在天亡灵表示深深的歉意,而且要进一步认识“文革”的罪恶,以避免诸如此类的惨剧重演。

 

 

魔域私服 神兵传奇私服 征途私服 天龙八部私服 魔域私服 完美私服 链接 神兵传奇外挂 奇迹私服 龙之谷私服 固原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一条龙 传奇私服 神魔大陆外挂 枸杞 西安装修公司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