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同济附中

周祖翼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转载同济大学校友网
  同济曾有一所真正属于自己的附属中学。同济初创时期,国人要留学德国,多选择同济,而要进同济,多先入附中学习德文。当然也有从附中毕业,然后径入德国大学的。同济附中与同济大学同出一脉,均系德籍宝隆医学博士创办,只不过附中1907年创办时称同济德文医学堂德文科。1924年5月,改为“同济医工大学附属中学”。1927年8月,改为“国立同济大学附属中学”。1950年6月,附中与同济大学脱离附属关系,改由地方教育行政部门领导,定名为“上海市同济中学”。历史上附中的校名始终与同济相连,附中的主任(校长)也常常由大学的教授兼任,而附中的办学地址也始终与同济相伴,有时甚至融为一体,共享办学资源。即使在始于上海吴淞、终于四川李庄的漫长而艰辛的西迁途中,附中也与同济大学风雨同舟,共渡难关,为同舟共济作了最好的诠释。
  同济曾经有沪上最好的医学院和工学院,也曾拥有沪上最好的大学附属中学。仅从当时的名流对附中的关注就可知附中的影响。民国二十年(1931年)同济附中的毕业纪念册上,蔡元培题词:“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胡适题词:“只有学问可以救国,此外绝对没有捷径”。纪念册上题词的还有先后两任上海市长张群和吴铁城,与蔡元培共享“北蔡南马”声誉且亦曾任教育总长的马君武,民国元老居觉生居士等。三年之后,同济附中23级毕业纪念册上,题词的政界要人就有林森、蒋介石、汪兆铭(精卫)、王世杰、吴铁城、张群等。
  说到同济附中,不能不提起欧特曼(Prof. Dr. W. Othmer),他自1920年起任同济附中教务长,直至1933年10月病重回国,次年1月因胃癌在德国去世。去世后的一个月,同济大学在校内举行了隆重的悼念大会,参加者逾千人。他从1907年来到中国,先后在北京、天津、青岛等地任教,第一次世界大战被日军俘虏,在日本战俘营中待了五年,即使在战俘营中也还坚持学习和教授日文。欧特曼学贯中西,精通德、英、法、希腊、拉丁、中、日文,并略懂西班牙、葡萄牙、俄文以及库页岛方言、赫哲族方言、印度佛语。他编写的《中德袖珍字典》,是学习德语的经典工具书,他在同济附中任职时主编的《德文月刊》是师生们学习德语的重要资料。他还翻译了《中国国民党总章》、《建国大纲》、《戴季陶述孙中山著作及其演讲记录要目》、胡适《我们走哪条路》、《日本冈中内阁侵略满蒙之积极政策》、《明史•徐达传》、朱元璋御制《周颠仙人传》及《明史•周颠传》、《聊斋》若干篇,为中德文化交流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后人为纪念欧特曼先生,曾编有一本由蔡元培和罗家伦题写书名的《欧特曼教授哀思录》,书中撰写追忆文章的有林森、蒋介石、汪兆铭、蔡元培、孙科、居正、于右任、朱家骅、陶德曼(德国驻华公使)、王世杰、孔祥熙、顾孟余、陈公博、罗家伦、马君武、黎照寰、王星拱、梅贻琦、胡庶华、张群、张樑任等人。
  在同济附中曾经任教过的除了欧特曼以及一批德籍教员以外,还有一些著名的人文学者,如冯至、钱君匋、廖馥君等。先进同济附中、再入同济大学的杰出校友有贝时璋、吴孟超、董洗凡等。据网上介绍,同济附中在1950年前培养的学生中成为两院院士的有8人,不知其中是否包括笔者熟悉的两位同行:钟大赉(构造地质学家),张弥曼(古生物学家)。笔者与两位院士认识多年,2002年钟大赉院士前来参加同济95周年校庆时,才知道这位前辈同行也是同济校友。而获悉张弥曼院士也是校友则是同济百年校庆之际。
  有一所中学,每年在和同济庆祝同一个生日;有一所中学,他上世纪50年代初以前入学的学生今天仍在和几十万同济学子同庆母校的生日;但这所中学,却不是同济的附属中学。在网上搜索同济大学附属中学,也找不到这所中学。这也可算是百年同济的一件憾事吧。
 

 


*周祖翼,男,同济大学党委书记。1965年1月出生于浙江天台,1984年6月入党,1989年10月参加工作,同济大学海洋地质专业博士研究生毕业,研究员。2002年7月至2004年12月任同济大学党委副书记。2004年12月至2007年6月任同济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2007年6月至2008年12月任同济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副校长(正局级)。2008年12月,任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正局级)。2011年12月1日,任同济大学党委书记。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