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丽蚂蚁----悼念爱妻汤立仪

欧阳靖

汤立仪是

二年级4班的同学

学号64401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一个天冻如水、冬雨敲窗的寒夜,凄风苦雨漫过长街。随着一声尖利的刹车声,我心爱的蚂蚁随风而逝。她手提的茶色帆布包飞得很远,那里面是她对下一阶段学生教育方案的种种设想。

    蚂蚁,是我对妻子汤立仪的爱称,因她名字中有一个“仪”字,而她的性格也真如蚂蚁一样,刻苦耐劳、孜孜不倦、百折不回。每当我轻唤她“蚂蚁”时,她会夸张地张开双臂,对我回应道:“太阳——!”因我的名字中有一个“阳”字。这两个称呼是我俩的“接头暗号”,连孩子都不知道。

    30多年前与她谈恋爱时,有一天她很得意地告诉我,她珍藏着一本“优秀文章”剪报,那是十年前读高中时从《新民晚报》《灯花》栏目上选下来的,可供我写作参考。当她把泛黄的剪报册展开时,我大惊失色!这二三十篇文章竟都是我少年时练笔的习作,那几年在赵超构、朱守恒、江曾培、周珂、陈振鹏、王建平诸先生的栽培下我写了不少随笔,只是用了几十个不同的笔名。现在竟出现在初恋对象的手里!天下会有这样的巧合!我戏言她“慧眼识英雄”,其实大约应该是冥冥之中我和她的一种“缘”吧。汤立仪视文字事业如生命。她出道于《文汇报》的理论学习班,做过建工局党委秘书、《解放日报》理论部编辑,当过语文教员、出版社校对,最后她与我创办了这个写作机构。

    来这里学习的人们都管她叫“汤老师”。她的形象是这样的:非常端正的五官、朴素的稍作卷曲的短发,穿着小朋友穿的那种格子裤子和白色线袜。手提一只50年前上海纺织女工上班用的带饭的白茶缸。如一阵风急匆匆走来直奔目标,从不左顾右盼。深玫瑰红毛衣,是我认识她时25岁穿的那件毛线衣改织而成。在我上课时她会坐在学生群中旁听,脸上漾着自豪愉悦的笑容。她还揣着一支录音笔,以此替我整理了约50万字的讲稿。平时,她坐在办公室一动不动十几个小时伏案工作,逐字逐句修改学生作文,她不会放过任何一处错字病句或标点符号,遇到疑难之点她必查辞典。在所有员工中她离家最远,但她永远是最晚离开办公室的一人。她会极端认真地与家长讨论孩子的成长计划,她认为学生健全的人格塑造和价值观培养重于机械的知识吸取。她极富同情心,对家境困难的学生会免收费用。对每个学生她都视同己出,对他们的进步如数家珍。学生们离开这儿哪怕走到天涯海角,对“汤老师”的爱心和敬业都感念于怀。

    汤立仪在人群中是那样毫不起眼,真如一只卑微、不张扬的蚂蚁。但她却保持着这个时代少有的一颗纯洁、正直的心。去年秋天我生了一场大病,在我住院期间请来“救场”的几位“名师”,无不唯利是图、市侩气十足。有的走出教室就直奔办公室伸手要“现结帐”,有的没完成教学计划就撂下学生玩“失踪”,有的信口开河却不愿阅改学生作文,有的不满足吓人的“天价”就不“出场” …… 种种把教育市场化、商业化的现象,深深刺痛了汤立仪的心,伤害了她作为教师的尊严感。她多次对我叹道:“商品经济下现在教师哪能这样子的啦?”“哪能一点都不为孩子们着想、一点师德都不讲了啦?”

    或许,在许多人看来,汤立仪实在是个过时的、不应该属于这个时代的“恐龙”。从她身上你找不到任何“等价交换”的色彩。她把对任何人的付出都视为当然,从不企求回报。这样一个传统女子,即便是在我俩之间,都没说过那种时尚的、热烈的话语。在公司里,她不允许别人透露我们是夫妻关系,她说“工作就是工作。”但她那种深厚、执着、忍辱负重、不惜牺牲一切、甚至近乎悲壮的爱,我了然于心。在我的每一次危难中,都是她的镇定和对生活的热情拯救了我。在家里,她会与保姆抢着干活,保姆说“汤老师总是比我还累。”在贫困时期,她有时会饿着肚子,望着我把饭菜吃下去。只有一次,她注视着我的眼问:“欧阳,侬爱我吗?”此刻我心疼地发现她的两鬓已生出白发。我深知她这样问不是疑问于我爱不爱她,也不是在证实我的确爱她,对这点她早已绝无怀疑了;她只是渴望听到从我口中说出这个字而已!而当她得到答复后,欢呼雀跃“噢——”随即在房间内摆动双臂作原地小跑步状以示快乐,那格子裤子和白袜子在我眼前上上下下一跃一跃,模样象纯真的小朋友。我潸然泪下,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2006年1月20日凌晨5时许,她端一杯温水悄然走进我的房间,扭亮台灯,给我吃药。她把对着阳台的窗帘拉开了一条宽缝,“太阳出来时你可以看见一些风景了。”我劝她说雨下得特别大,气温很低,车子又在修理,今天就不要上班了吧。她争辩说“今天是星期5,学生的事体特别多,我一定要去的。”她是要换乘三部公交车穿越整个上海。突然,她趋近我的床边,双手把我的手从被子里拉出来,捧在面前紧握着,两眼直直地、久久地凝望着我,有十多秒钟不说一句话。我从那有些令人心酸的眼光里读出的竟是哀求和虔诚! ……我明白了,她是在为我向上苍祷告,祈祷我早日康复,祝福我们家和我们公司有好的未来。她就是用这种方式向我告别的。

    入夜,冬雨敲窗。2120,我打了一个电话到她办公室,她说还在处理事情。我说等到明天做不是一样吗?她情绪欢快地应道“好的好的,我马上走了!”每逢这种情形,我会很安心的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等她回来.她到家时有一个特殊动作,就是绝不会直接开门而入,而是绕过花园很顽皮地在外面轻敲窗户的玻璃,象一个捣蛋的小朋友。此时我必会急急奔去为她开门。而当我把门打开迎接她时,她并不立即进入,而是站在门外隔着门槛把冻得冰冷的手笔直地伸过来要求和我握手,嘴里开心地嚷道“领导同志回来啦! ……”那种对生活的热情和浪漫情怀,真的实在太感染人了!她非常懂得珍惜爱,她是在享受这一过程。

    这一晚,雾迷失了我的楼台,寒气透过窗棂向我弥漫而来。我坐在长沙发上观看着我们俩都很喜欢的《美国往事》。在那忧伤的旋律中我不知为什么猛然打了一个寒战,我看了一下表,已经12点了。我没有听到小朋友敲窗的声音,我没有等到我的“领导同志”。我在心里千百次地呼唤“蚂蚁!”但再也等不到“太阳-----!!”的回应。在这个天冻如水、冬雨敲窗的深夜,随着一声尖利的刹车声,格子裤子和白线袜在幽暗中一闪,我永远失去了我的心爱的、纯洁的、美丽的蚂蚁!

 2006123日晚

 

 

魔域私服 神兵传奇私服 征途私服 天龙八部私服 魔域私服 完美私服 链接 神兵传奇外挂 奇迹私服 龙之谷私服 固原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一条龙 传奇私服 神魔大陆外挂 枸杞 西安装修公司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