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同济附中的“前世”

 

马联芳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返回《马联芳专辑》

 

 

  同济附中的历史,大都以为只是666768三届的几年市重点中学历史。

  而学过中国文学史的人,都读过郭沫若的组诗《凤凰涅槃》。该诗讲的是凤凰鸟是美丽的鸟中之王,年岁大了以后,自己搜集香木,在熊熊的烈火中洗礼,涅槃成一只更加美丽的新凤凰鸟。

  我想,我们附中的历史,有点像凤凰涅槃的故事。从1907年筹建起“德文医学堂”(下设德文科)即附中前身,到1950年上海市军管会命令同济大学附属中学与同济大学脱离关系,改称同济中学止,经历了43年。这可以说是同济附中的前身。经过殷夫、冯至、李昌等革命者和无数中华革命先驱的集木和烈火洗礼,同济附中也经历了一场涅槃。经过改名、速中、预科等几个洗礼过程,新的同济附中以更加高昂、抖擞的身姿,以市重点中学的身份,站立在上海滩。

  这样广义地来看,解放前43年的历史,可以说是同济附中的前世。本文想告诉大家,同济附中不仅与同济大学有隶属关系、在同济园办学的历史,还有与同济大学相仿的坎坷、曲折的办学史。这部丰厚的办学史就蕴含在同济附中43年的前世里。了解前世,就可了解历史,就可继承和发扬同济附中前辈所创立的办学优良传统。

宝隆退役建医院办学堂

  埃里希•宝隆于186234日出生于德国东北部的小镇帕泽瓦尔克。宝隆随父母信奉基督教新教,出生后不久被父母带到沃尔芬比特尔,因他父亲是一个建筑工程师,在那儿参加一项工程的施工。两年后,父母都因患肺结核而去世,宝隆是靠亲戚抚养长大的,高中毕业后,被基尔的皇家弗里德里希•威廉医学外科研究所录取,接受医学教育。18834月宝隆开始在凯撒•亚历山大卫队第一步兵团服役。在后来的三年里,宝隆接连通过大学医预科的考试和博士学位的口试,在188611月被任命为波莫瑞第三步兵团少尉军医。当他通过博士论文,获得博士学位后,于1888年被提升为海军助理医生。五年间先后在皇家海军狼号、伊尔梯斯号炮舰上服役,担任上尉军医。

  由于伊尔梯斯号炮舰长期在东亚的海域游弋,宝隆便认识了在上海开设诊所的德国医生卡尔•策德里乌斯,受其影响,宝隆产生了在上海建立一所给中国人治病的医院的想法。从海军退役后,为了进一步提高医术,宝隆先后在德国的两所医院工作,并继续道大学进修,同时开始筹措在上海开办医院的资金。1895年,宝隆再次来到上海,在策德里乌斯的诊所里当助手,并和德国医生奥斯卡•福沙伯组成了上海德医公会。在1899年期间,策德里乌斯去世后,宝隆便在上海德国教堂附近创办了同济医院,成为当时沪上著名的医生,颇具声望。后来,宝隆送策德里乌斯的妻子及其女儿回国。1900年,宝隆与策德里乌斯的长女在德国结婚。在德国柏林期间,他见到了他的朋友、海军军医总监舒尔岑,后者答应为宝隆的计划争取德国官方的支持。

  由于宝隆在医院内筹建一所德文医学堂的想法,符合德国政府欲在华扩张其文化影响的需求,因此当宝隆与福沙伯以德医公会的名义提出后,便得到德国驻沪总领事克佩纳的赞赏和支持,并派参赞费舍尔负责在沪设立医学堂筹办基金会。不仅向德国工商界筹集资金、图书、医疗器械,还向中国官方及商界筹集资金。后根据德国外交部、普鲁士文化部的计划,由以宝隆为首的德医公会负责在上海的具体建校工作。190763日,在同济医院对门白克路(今凤阳路)23-25号,租房创立“德文医学堂”,下设医预科和德文科(即同济大学附属中学前身)。由宝隆任董事会总监督(董事长)及学堂首任总理(校长)。董事会由德中双方18人组成。中方由上海商绅朱葆三、虞恰卿等。德文科有辛德勒任总监并教德文。首届招生33人,其中稍通德文的8人编入医预科,其余25人编入德文科,教课均用德语。次年改名为“上海同济医学堂”。

  宝隆夫妇在上海共生育5个子女,由于家庭人口较多,宝隆准备将相邻的住房并入。宝隆在查看邻居住房时,不行被传染上伤寒,此后高烧不退,190933日在沪因并发肾出血而去世。学校总监及总理职务由福沙伯继任。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德文科学生朱家骅、黄伯樵等投笔从戎,参加辛亥革命,朱家骅后曾任教育部长。19173月,经上海各界及教育部次长袁希涛支持,华人校董商议决定结束德人为主德人办学历史,改由华人收回自办。由朱葆三、沈恩孚、虞恰卿、唐元湛、贝润生、李维洛、唐绍仪、黄炎培等八人组成董事会。学校分批搬迁至吴淞,学生数发展至408人。1923520日,教育部令同济校名改为国立同济医工大学,中学部改为国立同济医工大学附属中学,从此每年520日为校庆日。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正式命名同济为“国立同济大学”,附中也随之改名为“国立同济大学附属中学”。在那些年里,美国教育家杜威、中共早期领导人邓中夏、恽代英、萧楚女、南京政府大学院院长(当时全国最高学术教育行政机关)蔡元培等都曾先后到校演讲。

  冯至八年抗战六迁校

  冯至,原名冯承植,1905年出生于河北涿县。1921年考入北京大学。1923年受到运动的影响,开始发表新诗。1923年夏参加林如稷主办的文学团体“浅草社”。1925年在“浅草社”停止活动后,又与杨晦、陈翔鹤、陈玮漠另组“沉钟社”。因此,冯至曾被鲁迅赞誉为“中国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1927年他从北京大学德文系毕业。同年4月,出版第一部诗集《昨日之歌》,19298月出版第二部诗集《北游及其他》,记录他在大学毕业后到哈尔滨的教书生涯。1930年至1935年留学德国,获海德堡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毕业回国后,于1936年夏开始担任同济大学教授兼附中主任。1939年底后改任西南联大教授。1941年他创作了一组诗歌,后来结集为《十四行集》的诗歌集,影响甚大。冯至的小说和散文均十分出色,有《蝉与晚秋》、《仲尼之将丧》、《山水》等集。解放后担任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系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曾获联邦德国“大十字勋章”、德国慕尼黑歌德学院颁发的“歌德勋章”等荣誉,1993年逝世。

  1936年夏,同济大学的一位带金丝边眼镜、身穿白帆布学生装、身体微胖的教授走进附中的主任室。他就是前来上任的新校长冯至教授。冯至在任期间,主编《德文月刊》,行销国内外,甚受读者欢迎。他在附中担任德文教师,他选定的课本是语法和课文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他上课非常认真,讲解非常清楚,学生反映非常好,后来经他教授的大量学生进入大学学习,得益匪浅。冯至思想进步,积极支持学生的抗日爱国活动。193611月冯玉祥、吉鸿昌的抗日部队在察哈尔、绥远前线击溃进犯的日寇,收复了百灵庙。捷报传来,同济大、中学生175人联合发动募捐活动,开展“一日贡献运动”,节省一天生活费,支援抗日前线。上海其他大、中学校纷纷响应。

1937年卢沟桥事变发生,上海也变成抗战前线。同济大学及附中从此进入颠沛流离的逃难流亡日子。冯至带着几百名附中学生,跟随同济大学的避难大军,走上了六次大搬迁的西行之路,开始了同济大学附中办学路上最为艰难的一页。“八•一三”事变前夕,日军调兵遣将,形势日趋紧张,学校吸收“一•二八”的教训,立即组织将可拆迁的设备、仪器、图书等抢运进市区,首次迁至公共租界地丰路(今乌鲁木齐路)121号做临时校舍。还没有等搬迁完,日军就开始对吴淞地区连续轰炸,校舍惨遭破坏,未及迁出的设备损失在千万元以上。9月同济开始了第二次迁校至浙江金华。附中暂借金华中学和作新中学的校舍临时上课,在章氏祠堂和中山公园储藏图书、仪器。但复课只有半个多月,上海沦陷,日军开始侵犯杭州湾,日机还轰炸了金华,师生安全再次受到威胁,学校决定第三次迁校至江西赣州。19381月,同济师生于赣州镇台衙门旧址正式上课,办公、宿舍安置在武胜庙,或租用民房安身。7月,九江告急,同济决定第四次迁校至广西贺县八步镇。学生组织两支步行队,经过两个月的艰难跋涉,于十月到达八步。学校准备1110日复课,但运输校产的车辆还未曾卸下,由于广州沦陷,八步也遭日军轰炸,遂决定第五次迁校至云南昆明。当时分乘车和步行两路,均绕道出镇南关(今友谊关),经越南河内、老街、河口再进入云南。直到1939年春节前,才先后抵达昆明。同年底冯至由于关心支持进步学生,受到反动势力的多次打击,被迫于12月底辞职离校,到西南联大任教。到了1940年秋,昆明又受到日机的侵扰,学校决定第六次搬迁到四川南溪李庄。李庄由于多庙宇,可借用为校舍。附中借李庄羊街肖家院民房上课。1942年附中还在李庄官山、麻柳坪新建校舍,集中上课。虽经战乱,图书仪器损失多,校舍拥挤伙食差,但附中学生勤奋、踏实、刻苦的良好学风,使得历届学生仍取得优良成绩。19464月,附中分水陆两路返回上海。

  在校园革命氛围中成长

  原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央纪律委员会书记李昌是同济大学附中1933年毕业的校友。1914年,李昌出生于湖南永顺乡,原名雷骏随。1928年离开家乡到上海当时的同济大学附属中学读书。同济附中不仅培养学生有“坚强、忍耐、勤苦、朴实”的学风,而且从建校起一直有爱国的良好传统。 在辛亥革命、五四运动、五卅运动、北伐战争等重大革命运动中都走在运动的前列,尹景伊等革命先烈为此还付出了年轻的英魂。1933年春,附中学生薛承绨按照共青团闸北区委“尽快在同济附中建立共青团组织”的指示,于5月在学校发展了3名学生入团,建立了地下共青团支部。并在校内举办读书会,在校外开办女工识字班,张贴抗日救亡标语等活动。暑假中又先后发展了张斟滋、梁诚广等入团。随后又发展了饶斌、雷骏随(李昌)等入团。但在年底,团组织遭到破坏,梁诚广被捕,其他团员只得转移离校。

  1935年李昌在北平清华大学参加“一二• 九”运动。1936年转为中共党员。19372月当选为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以下简称民先队)总队长、党组书记。毛泽东主席在《论联合政府》中阐述道:“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九日,北平学生群众,在我们党领导下,发动了英勇的爱国运动,成立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并把这种爱国运动推广到全国各大城市。”19365月初,日军公然把骗去修筑工事的120名天津工人杀害并抛尸海河,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海河浮尸”惨案。528日,愤怒的天津学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消息传到北平,李昌领导的民先队和北平学联决定声援天津学生的爱国运动。613日北平各校学生涌上长安街,高呼:“反对日军增兵华北!”“彻查海河浮尸事件!”在这场斗争中,为了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北平学生喊出了“拥护二十九军保卫华北!”的口号。李昌还组织学生深入到二十九军和其他国民党军队中,开展宣传活动,鼓动军队开展针对日寇挑衅的对抗性军事演习。李昌他们抓紧时机,通过各种形式和士兵建立友谊,有的去担任士兵的球类教练,有的去担任音乐教员,不断和士兵举行球类、联欢活动。取得信任后,民先队员又向士兵控诉日寇在东北和华北的暴行,特别当他们喊出:“拥护二十九军抗日”的口号时,官兵们深受感动,抗日的情绪被点燃了,随即进行了一系列对抗日寇的军事演习。担任两年半时间的民先队总队长的李昌被民先队员们称为“铁鹰大队长”。“七•七”事变发生后,立场组织战地服务团,开展抗日支前活动。19388月化妆为八路军军官跟随周恩来奔赴延安。建国后,先后担任北京市青委书记、团中央书记、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中科院副院长兼党委书记、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等职。

在八年抗战中,同济附中的学生一直保持着旺盛的爱国热情,他们积极参加同济大学学生的进步活动,如参加读书会、话剧团等,演出抗日话剧;当日军入侵桂林、占领独山后,使抗战进入紧张关头,同济大、中学生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投笔从戎。返沪后,附中学生依然与大学生一起参加“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等一系列爱国民主学生运动。当局为了切断附中学生与大学部的联系,将附中迁至远离市区的江湾五角场北部。194711月,上海学委派乔石担任同济大学党总支书记,附中也为所属五个支部中的一个,有党员15名。1948年为了反抗反动校方迫害学生自治会,同济大学学生准备“晋京请愿”,上海市58所学校组成声援团与附中学生共4000多人在其美路(今四平路)欢送。当日清晨,上海市市长吴国桢、警备司令宣铁吾亲自指挥反动军警数千名,包围同济工学院,阻止请愿团出发,形成学生与军警在其美路上的对峙局面。下午三时,军警大打出手,开始血腥镇压,马队冲打,随意抓人,制造了震惊全市的“一•二九”血案。学生受伤69人,失踪33人,被捕97人,遭开除、记过、警告者166人,附中的十余名党员被迫离校去解放区。解放后,一大批附中学生参加随军服务团,奔赴福建、四川、西藏等解放战争前线,还有一部分奔赴抗美援朝战场。

同济附中还培养了一批国家栋梁之才,诸如吴孟超、吴式枢、武忠弼、张弥曼、钟大赉、 涂明旌、贝时璋、叶奇臻等两院院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副校长李家顺少将、洛阳外国语军事学院副院长姚乃强少将等军事将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处书记李昌、国家体委副主任张彩珍、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局局长成志伟、上海梅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暨上海市人大常委张思明等党政领导和一批各式杰出人才。

 

  可以说,同济附中的“前世”有许多宝贵的、良好的传统,是值得我们后人景仰的。不管两者历史上有否行政传承关系,就大家都称“同济附中”这一点,就大家都是同济大学的附中, 后者也应该是前者的延续,也应是涅槃的衍生。而上海现在的储能中学和华东模范中学都不是原来的学校,原来的学校解放后都解散了,为了继承和发扬当年的光荣传统而重新命名的。同济附中,解放前后都存在,仅不是原班人马而已,比重新命名更现成,更应看成一统。为此,前面的历史和传统,也应该为后来者所了解和传承。

话说到这儿,或许还会有人不接受“涅槃”、“前世”说,那么同济附中解放前的历史,算作解放后同济附中的一份可以一读的读物和教材,总可以了吧。

 

  《凤凰涅盘》是一首诗歌。郭沫若作。1920年发表。后收入《女神》诗集。以凤凰的传说为素材,通过凤凰集体自焚,从死灰中更生的故事,表达了彻底埋葬旧社会、争取祖国自由解放的思想,体现了反帝反封建的“五四”精神。基调雄浑悲壮,具有鲜明的浪漫主义特色。是现代文学史上最优秀的诗作之一。

  序 曲
  除夕将近的空中,
  飞来飞去的一对凤凰,
  唱着哀哀的歌声飞去,
  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
  飞来在丹穴山上。
  山右有枯槁了的梧桐,
  山左有消歇了的醴泉,
  山前有浩茫茫的大海,
  山后有阴莽莽的平原,
  山上是寒风凛冽的冰天。
  天色昏黄了,
  香木集高了,
  凤已飞倦了,
  凰已飞倦了,
  他们的死期将近了。
  凤啄香木,
  一星星的火点迸飞。
  凰扇火星,
  一缕缕的香烟上腾,
  凤又啄,
  凰又扇,
  山上的香烟弥散,
  山上的火光弥满。
  夜色已深了,
  香木已燃了,
  凤又啄倦了,
  凰已扇倦子,
  他的死期已近了!
  啊啊!
  哀哀的凤凰!
  凤起舞、低昂!
  凰唱歌,悲壮!
  凤又舞,
  凰又唱,
  一群的凡鸟,
  自天外飞来观葬。
  凤 歌
  即即!即即!即即!
  即即!即即!即即!
  茫茫的宇宙,冷酷如铁!
  茫茫的宇宙,黑暗如漆!
  茫茫的宇宙,腥秽如血!
  宇宙呀,宇宙,
  你为什么存在?
  你自从哪儿来?
  你坐在哪儿在?
  你是个有限大的空球?
  你是个无限大的整块?
  你若是有限大的空球,
  那拥抱着你的空间
  他从哪儿来?
  你的外边还有些什么存在?
  你若是无限大的整块,
  这被你拥抱着的空间
  他从哪儿来?
  你的当中为什么又有生命存在?
  你到底还是个有生命的交流?
  你到底是个无生命的机械?
  昂头我问天,
  天徒矜高,莫有点儿知识。
  低头我问地,
  地已经死了,莫有点儿呼吸。
  伸头我问海,
  海正扬声而呜唈。
  啊啊!
  生在这个阴秽的世界当中,
  便是把金钢石的宝刀也会生锈!
  宇宙啊,宇宙,
  我要努力地把你诅咒:
  你脓血污秽着的屠场呀!
  你悲哀充塞着的囚牢呀!
  你群鬼叫号着的坟墓呀!
  你群魔跳梁着的地狱呀!
  你到底为什么存在?
  我们飞向西方,
  西方同是一座屠场。
  我们飞向东方,
  东方同是一座囚牢。
  我们飞向南方,
  南方同是一座坟墓。
  我们飞向北方,
  北方同是一座地狱。
  我们生在这样个世界当中,
  只好学着海洋哀哭。
  凰 歌
  足足!足足!足足!
  足足!足足!足足!
  五百年来的眼泪倾泻如瀑。
  五百年来的眼泪淋漓如烛。
  流不尽的眼泪,
  洗不净的污浊,
  浇不熄的情炎,
  荡不去的羞辱,
  我们这缥缈的浮生,
  到底要向哪儿安宿?
  啊啊!
  我们这缥缈的浮生
  好像那大海的孤舟。
  左也是漶漫,
  右也是漶漫,
  前不见灯台,
  后不见海岸,
  帆已破,
  樯已断,
  楫已飘流,
  柁已腐烂,
  倦了的舟子只是在舟中呻唤,
  怒了的海涛还是在海中泛滥。
  啊啊!
  我们这缥缈的浮生。
  好像这黑夜里的酣梦。
  前也是睡眠,
  后也是睡眠,
  来得如飘风,
  去得如轻烟,
  来如风,
  去如烟,
  眠在后,
  睡在前,
  我们只是这睡眠当中的
  一刹那的风烟。
  啊啊
  有什么意思?
  有什么意思?
  痴!痴!痴!
  只剩些悲哀,烦恼,寂寥,哀败,
  环绕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贯串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啊啊
  我们年青时候的新鲜哪儿去了
  我们青年时候的甘美哪儿去了?
  我们青年时候的光华哪儿去了?
  我们年青时候的欢爱哪儿去了?
  去了!去了!去了!
  一切都已去了,
  一切都要去了。
  我们也要去了,
  你们也要去了,
  悲哀呀!烦恼呀!寂寥呀!衰败呀!
  凤凰同歌
  啊啊!
  火光熊熊了。
  香气蓬蓬了。
  时期已到了。
  死期已到了。
  身外的一切!
  身内的一切!
  一切的一切!
  请了!请了!
  群鸟歌
  岩鹰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该我为空界的霸王!
  孔雀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花翎上的威光!
  鸱枭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哦!是哪儿来的鼠肉的馨香!
  家鸽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们驯良百姓的安康!
  鹦鹉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听我们雄辩家的主张!
  白鹤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们高蹈派的徜徉!
  凤凰更生歌
  鸡鸣
  昕潮涨了
  昕潮涨了,
  死了的光明更生了。
  春潮张了,
  春潮涨了
  死了的宇宙更生了。
  生潮涨了,
  生潮涨了,
  死了的凤凰更生了。
  凤凰和鸣
  我们更生了。
  我们更生了。
  一切的一,更生了。
  一的一切,更生了。
  我们便是他,他们便是我。
  我中也有你,你中也有我。
  我便是你,
  你便是我。
  火便是凰。
  凤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新鲜,我们净朗,
  我们华美,我们芬芳,
  一切的一,芬芳。
  一的一切,芬芳。
  芬芳便是你,芬芳便是我。
  芬芳便是他,芬芳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热诚,我们挚爱。
  我们欢乐,我们和谐。
  一切的一,和谐。
  一的一切,和谐。
  和谐便是你,和谐便是我。
  和谐便是他,和谐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生动,我们自由,
  我们雄浑,我们悠久。
  一切的一,悠久。
  一的一切,悠久。
  悠久便是你,悠久便是我。
  悠久便是他,悠久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欢唱,我们翱翔。
  我们翱翔,我们欢唱。
  一切的一,常在欢唱。
  一的一切,常在欢唱。
  是你在欢唱?是我在欢唱?
  是他在欢唱?是火在欢唱?
  欢唱在欢唱!
  欢唱在欢唱!
  只有欢唱!
  只有欢唱!
  欢唱!
  欢唱!
  欢唱!
  1920年1月20日初稿
  1928年1月3日改削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