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王栖霞老师的“《三桅集》序”

 

朱晧英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这几天,我在整理旧杂志随便翻翻的时候,在一九九六年第五期《苏州杂志》上发现有一篇署名王西野的文章,题目是:《三桅集》序。王西野,实名王栖霞(1913—1997),江阴人,书画家、作家、园艺家、同济大学教授,也是我高中期间的语文老师。我高中就读于同济大学附中,王栖霞老师的师德和对学问的深究,以及其诗词书画的文采给了我深刻的影响。王栖霞老师的文章是为书学泰斗祝嘉的弟子王渊清先生所著的《生命的祭祀—中国书画艺术散记》(又称《三桅集》)一书写的序言,文章告诫我们:“书艺的提高,却不能忽视理论的研究”,也反映了老师融通书学理论,以及他“而于前人论书之作,亦无不瞩目焉”的渊博知识,今天读来给书法爱好者仍有一定的启示。为此下面抄录王栖霞老师的文章,与大家共勉,并以此表示对老师的深切怀念。

2012-04-03



 

《三桅集》序 . 王西野


  古无书家,有之则自晋王羲之始,兰亭一序,千古风流。至初唐太宗,于羲之书爱好有殊癖。方修晋书,太宗亲撰羲之传,多颂扬其书艺之工。殁后,并以兰亭殉葬。由于太宗爱好书艺,供职其左右者亦多工书。就吴中地区而言,中唐张旭,为常熟县丞,工草书,诗人杜甫尊为草圣。其《饮中八仙歌》:“张旭三杯草圣传,挥毫落纸如云烟。......”又《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序言中提到:“吴人张旭,......见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自此草书长进。......”我对此说法,又感到一切艺术无不相通;虽不善书道,而于前人论书之作,亦无不瞩目焉。每至常熟,必访草圣祠,仅平屋三间,尚未毁损。一再向当事者建议修复,未能落实,至今犹耿耿于怀。
  我自退休回吴,友人中多书画家。与书家祝嘉亦交往频繁,知其著作等身;在吴之书家,其他则更无探求理论者矣。见其年轻时撰写之《书学史》,曾受到于右任的赞赏并为之作序,成为现代系统研究我国书学的滥觞,近年收入《民国丛书》,可见其学术地位。祝嘉先生秉性刚直,自奉俭约,与其乡先贤海瑞不无相似之处。他的书法,以清初爱国遗民傅山“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粗率毋安排”为旨归;一生服膺包世臣、康有为两家书论。自四十年代定居吴郡,热心书法教育。教诲后人,不遗馀力,开三吴一带尊碑崇实、古拙坚厚、不假修饰的书法风气。五十年来,声名远播,桃李盈门。王君渊清,以其理论与书艺并能继承。
  渊清家学渊源,自幼酷爱书法,由颜真卿而直追汉隶。八十年代初,自师事祝嘉先生,遂临摹《散氏盘》、《石鼓文》、《石门颂》、《瘗鹤铭》,皆在百通以上。研习甲骨文、金文与章草,力取雄健潇洒。继研究书法理论,对先秦至清代的书学史做过系统的疏理。十年来,曾多次参加全国与国际书学研讨会,论著发表于《书法研究》、《美术史论》、《书法导报》、《中国书画报》、香港《书谱》等中外书刊。其研究以先秦、汉魏为主,又涉及近世与当代;并能运用现代的艺术观念和新颖的方法论进行探索,对传统进行反思,发幽阐微,颇多独得之见。为书坛所瞩目。
  我年老体衰,常在病中。入秋之后,渊清以历年发表之论文七十馀篇,计三十多万字,整理一过,即将付梓,问序于我。我感到当前书学理论是连书人也不重视的冷门;但书艺的提高,却不能忽视理论的研究。渊清有志于此,实属不易;而立之年,成绩斐然,为青年中之佼佼者,祝嘉先生书学之有传人,可为吴中书艺增色。中国禅宗的初祖菩提达摩,在临终的时候自许自己的弟子们说:慧可能够得其髓、道育能够得其骨、尼总持能够得其肉、道副能够得其皮。以之喻示他的弟子学养的深浅。我对书学一向少有研究,早年与云间白蕉订交,中年游于沈尹默先生之门,而与顾廷龙先生,犹为忘年交好;与祝嘉先生过往虽然二十多年,限于他的海南岛乡音,难以问道,对书学也就说不到痛痒处。但是渊清从祝嘉先生那里得髓、得骨,读者自能从这些文章中体会出来,无待我之赘言。
 


一九九六年早秋于霜桐野屋

魔域私服 神兵传奇私服 征途私服 天龙八部私服 魔域私服 完美私服 链接 神兵传奇外挂 奇迹私服 龙之谷私服 固原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一条龙 传奇私服 神魔大陆外挂 枸杞 西安装修公司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