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    

 

孙宏彝

首    页  和谐生活  快乐学习  园艺绿化  同济附中  上海联吉  江西爱民  上海东风

 

    座落在黄浦江上游地区松江新五镇的蕃茄农庄,占地20万多平方米,地图位置为沪杭高速新浜出口与郊区环线高速A30泖港出口之间。是集住宿、旅游、娱乐、餐饮、会务、购物、休闲为一体的都市人休闲度假的理想胜地。

   十月十三日上午八点半,高中的十二位同学和当年的副班主任——教俄语的女老师白刃在人民广场博物馆南门处一起登上了去松江番茄农庄的“金龙”大客车(陈国英同学乘自家车直接去)。五十多公里的路程,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到了农庄,先去总台办理住宿登记安排,我们七男七女,餐厅二楼的五间客房全由我们包下了,另外还安排了一间日本式的“榻榻米”客房给俞国祺、张晓光两人住。由于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大家抓紧时间先到农庄各处浏览一下。

    农庄在农业种植养殖的基础上,建造了一批乡土民族风格浓郁的旅游设施,由蒙古村、西藏村、新疆村、苗家村、江南村组成;园里有猎兔、射箭、骑马、垂钓、坐毛驴车、观赏动物、草原活动、藏式烧烤、划船及乒乓球、篮球、排球、羽毛球等活动。我们对照着手中的旅游示意图徜佯在园中各处,民族风情,宗教文化,江南水乡,田野风光,乡村野趣浓缩、揉合在一起。在这远离喧嚣市区的乡村农庄,使人感到神清气爽,与大自然更加贴近了。

    走马观花地兜了一圈。回到住宿的二楼,大家在厅里围坐小憩,一边喝茶,一边吃着带来的瓜子、花生等零食。乘此间隙,我向大家汇报了筹备这次聚会活动的一些有关情况。

    餐厅在楼下,有二十张圆桌,由于是周末,来旅游的人多,圆桌都坐满了。我们被安排在一间包房里,十四个人坐了两桌。

分别多年的同学、老师重新聚在一起,大家都非常兴奋,端起酒杯(女同学是饮料)站起来齐声干杯,共祝健康、互道珍重。席间,同学们共叙往事、欢声笑语不断,欢乐的气氛使同学之间的关系分外融洽。特别是退休前一直在湖南长沙工作的翁国灿同学,大家多年都没有见到过,他这次见到这么多读书时曾同窗五年、朝夕相处的同学,心情分外激动,非常高兴。

    饭后,大家走出农庄大门,越过名叫“叶新支路”的公路,来到农庄的另一部分,那里有跑马场、乡村俱乐部。在蒙古村旁的一个蒙古包里有免费的卡拉OK,进去喝了一会茶后,好几位同学就手拿话筒、对着电视机播放的画面一首接一首地放声唱起了我们那个时代的一些老歌,唱到兴奋时,旁边的同学会情不自禁地跟着齐声一起唱。虽然由于年岁大了,歌喉不行了,但大家唱得很认真、忘情,歌声仿佛把大家又拉回到了高中读书时的那个难忘年代。

    蒙古包前是一个划船码头,翁国灿和李林富上了一条小船,王慕明和白老师也招呼我和钱景圣上她们那条船。刚开始时,划船没有掌握要领,以后经过摸索,逐渐好了。在河上划了一圈后回码头,王慕明没有跟坐着的人说一声就跳上岸,船一下失去平衡,一个倾斜,我掉落水中,钱景圣则跌坐在有水的舱中。我浑身衣服湿了,裤袋里的手机屏幕也无显示了。张晓光忙回住处把带来的短裤和短袖衬衫借我,王慕明把睡裤也拿来了。我回到房间,把换下的衣服洗后送到洗衣房在洗衣机里甩干,然后挂在厅里大空调前吹。

    同学们都回来了,围坐在房前的厅里,我知道李林富会跳舞,就让他跳给大家看看,椅子后移让出场地后,他和陈秀芝就婆娑起舞,接着张晓光、钱景圣和方人仪等也上场跳了起来。有人说胡淑贤跳得好,让李林富和她跳。果然不错,胡淑贤的舞姿一看就让人赏心悦目,进退自如,一招一式都很优美。

    这时有人建议让当年的校革会主任——我的同桌俞国祺给大家表演一套太极拳,俞国祺回房换上带来的白色打拳衣裤,给大家表演了起来。他打的是常式,看得出是练过不少时间的,动作沉稳、轻灵兼具、行云流水、劲断而意不断;一会白鹤亮翅、一会金鸡独立,动作舒展、进退自如,博得大家热烈鼓掌叫好。

    吃晚饭的时候,女同学建议把两个圆桌并起来,这样更方便互相交流。大家边吃边谈,气氛更加热烈和融洽。说起下午落水的事,我说看似偶然,实则有它的必然性:一是小船一般只能坐两人,我们却坐了四人;二是因船舱里有点水,我两脚是搁在前面的坐板上的,这样人的重心就不稳;三是我们这条船抢在翁国灿和李林富他们前面上岸,若是他们先上,就可以用手拖住我们船上的绳子靠岸上去,这样就比较稳了。翁国灿还补充说当时很危险,因为我落水后马上双手撑着船舷翻上船,亏得船头戳在码头的木板中,否则的话,整条船都可能侧翻,船上三人都要落水了。我落水关系还不大,因为我一直洗冷水澡的,抗寒能力较强,白老师落水的话,那就惨了。我带着几分自嘲地说:掉入水中,真的是舍我其谁?我不入地狱,谁入?

    饭桌上,我忽然听到王慕明模仿白老师的声调说:“孙宏彝,你不能再添饭了”。我一楞,随即蓦地想起,那是在高二下乡劳动时,我因为饭量大,分配的饭不够,常要负责打饭的范贵兴给添饭。这句话,就是白老师当时说的。也亏得王慕明,真的学得惟妙惟肖。忆起这事,我不禁羞涩地笑了起来。

    晚饭后,大家在厅里又聊了好久,张晓光、胡淑贤等四人在自动麻将桌上展开了激烈的扑克大战。我是十点多才到房间去睡觉的。另一张床上的钱景圣打呼声不停,我到很晚才睡着。

    早上五点多就醒来睡不着了,索性起床到外面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农庄边紧挨着宽阔的茹塘江,江面上漂浮着许多水葫芦,江水在河道中不停息地向远方滚滚流去,极目远眺,不禁使人浮想联翩。我在江边吟诵起宋代大政治家、文学家苏东坡《念奴娇》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著名诗句。

    农庄里随处可见放养的鸡鸭、孔雀,有好几只鸡飞停在树丛上,偶尔还会看见野兔从草丛中钻出。在雄鸡的啼鸣声中,又有几个同学起床到外面天然氧吧来呼吸新鲜空气,俞国祺则到一个平台处去打拳了,我们几个同学在农庄里心旷神怡地随意走走散步。

    吃早饭时,向每人收了一百元(因到外地出差开会不能来的同学林水根热情赞助此次活动三千五百元),我们不准备收白老师钱,但她无论如何一定也要交。早饭后,四个同学继续摆开桌子打牌,我、钱景圣、方人仪、白老师和王慕明一起去钓鱼。

河里都是二寸长的小鱼,钱景圣钩上的蚯蚓不一会就被小鱼吃完了,他忙不迭地在钩上穿蚯蚓,但就是钓不上鱼来。首先钓上一条小毛鱼的是白老师,几个女同学高兴得直嚷嚷,很快她又钓上了一条。过不久,白老师竟钓上了一条约有二两半重的鲫鱼,这条鱼看上去还比较象样,大家都说白老师要有好运气了,她也非常兴奋。

    不知不觉又到吃午饭的时候了,这餐午饭因是我们加出来的,服务台小姐叫我们自己点菜。钱景圣昨晚就征求了大家的意见,点了好几个新鲜、清爽的菜,还让厨房用白老师钓上的小鲫鱼做了一大碗鱼汤豆腐。这是此次聚会的最后一顿饭了,每人吃了一只据说有三两重的蟹(餐厅服务员还说是野生的呢)。饭桌上,大家评论此次活动,都说感觉不错。特别是张元芳同学,他因身患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疾病,以前班级活动很少参加,这次我们看见他脸色黝黑,体力很差,随身还带着胰岛素针。大概一则是多年未见的老同学相聚,心情愉快,再则也可能是有点累了,十三日晚上,他十点多就上床睡了,打呼声响亮,睡得很香。据他说,最近三、四年来,他从没能在十点多睡着,总要到午夜一、二点钟才能入睡,他很感谢同学们组织了此次活动。

    今年正好是我们这批同学都到六十岁左右的花甲之年,走过多少成功和失败、经历无数欢乐和忧伤,生命的年轮进入了人生金秋年华。中午特地叫餐厅做了两盘面,也算是集体过生日吧!大家欢聚一堂畅叙友谊、共忆往事,举杯祝福、互相勉励。有人从关心的角度关照大家,今后的生活以身体健康为中心,活着要潇洒点,凡事想开点(翁国灿同学还打趣地把这个意思概括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回去的大巴两点钟出发,饭后,几个女同学去农庄花一百元捉了一只鸡和鸭,叫工作人员当场杀后洗净,然后赠给白老师,白老师推辞不肯接受,我说这是奖品,奖励她今天上午钓鱼夺冠,她才嗔怪地收下。

    上车前,大家在住宿的房前、农庄的大门入口处一起拍了集体照。在车上,几个同学还不顾疲劳、意犹未尽地在互相交流着;白老师则兴奋地对我说,和同学们在一起,自己也仿佛年轻了不少。

    苍狗白云、时光匆匆,一晃四十年过去了,许多往事已成过眼烟云。遥想当年,我们这批人正当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对未来充满憧憬,有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跨出校门后,在复杂的社会大潮中奋斗、拼搏,在四十年的人生路上,各有曲折和辛酸,也各有成就和辉煌。尽管由于各人所处的环境和具体情况不同,道路和命运发展也不完全一样,但不管怎么说,同学间的友谊和感情始终还是十分真诚、宝贵的,高中学习那段时期是生命乐曲中一段美好的、令人难忘的章节。

    这次聚会,遗憾的是有好些同学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没能来。在那动乱的年代,也许同学间曾发生过一些事情、产生过一些隔阂,但毕竟那时大家还都是处在年轻的时期,政治上还很幼稚。时光流逝、岁月蹉跎,还是往前看吧!

  同学聚会,不仅是对过去时光的重现,更是把美好的事物拿出来重新品味,创造一种新的感觉和体验。同学情、师生情永远应该是一种不带有任何功利色彩的、非常纯洁的、值得每个人十分珍惜的感情。

  难忘,番茄农庄行!

(二00七年十一月)

 

 

魔域私服 神兵传奇私服 征途私服 天龙八部私服 魔域私服 完美私服 链接 神兵传奇外挂 奇迹私服 龙之谷私服 固原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 奇迹私服一条龙 传奇私服 神魔大陆外挂 枸杞 西安装修公司

版权所有 © 上海无花果   Email:931967920@qq.com   沪ICP备09041842号